健康計畫:是甚麼一回事? Picture

English Czech German Danish Italian French Dutch Norwegian Swedish Taiwanese

[由 Agnes Lou 翻译, www.romaskogkatt.com]

原著: Ulrika Olsson

健康計畫:是甚麼一回事?

大部分的配育員或多少積極地改善他們繁殖中的貓的健康。然而,不甚理解甚麼是健康計畫,並且應該如何設計才獲得可能最佳的效果。雖然有遺傳學家研究健康計劃該如何設計以獲得最佳效果為課題,不幸的是這些信息沒有很好地傳達至國際的配育員社區,並且許多配育員在健康這一環節上都基於猜測以及他們的假設甚麼是做,以減低疾病的患病率。

本文將會介紹一些有關甚麼是健康計劃、該如何設計、以及為甚麼?的訊息。

甚麼是健康計劃和它不是甚麼

一個健康計劃是有組織地讓配育員合作改善他們選配的品種的基因健康。

常見誤解

  • 健康計劃不只是測試你自己擁有的貓,並且告知你的幼貓買家。
  • 健康計劃不是解決配育員問題的科學研究項目。

健康計劃一般包括每一隻個別的貓的一些由遺傳學家或獸醫的研究結果。然而重點是積極地改善貓群的健康 - 不僅是學習有關一種疾病或缺陷。最終的結果應該是在認證的事實上減低了疾病的病發率 - 不是一份科學報告(這可能是一項副產品)或只是假設貓群可能現在比較健康。

為甚麼要共同努力?

為了讓你自己擁有一個更長線的選育計劃,你將需要絕對在每一代都擁有最少如大約35隻公貓和100隻母貓,否則你的貓將會墮入長期近親繁殖的問題。不用多說,這個數目遠超一個配育員獨自可以飼養的數目!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共同努力,或多或少地緊密合作。你的選育計劃中,你依賴其他配育員如何選配,因為早晚我們都需要從其他配育員處購買貓隻或與他們的貓交配,又是誰需要從其他配育員處購買貓隻或與他們的貓交配,如此類推。不論你喜歡與否,我們都在同一陣線上!

不幸得是在選育界將焦點放在貓展覽和贏取名銜上,這並不鼓勵配育員之間的合作,相反地 - 在同一品種中的配育員之間成為競爭對手。我們需要共同對抗這個問題,為了造福我們所愛的貓。我們需要少點集中注意力和精力在貓展上,然而將精力放在實際的 身上,一隻寵物,一個毛茸茸的家庭成員。

甚麼時候開始健康計劃?

重要得是不要因小問題而開始,而應該在品種中嚴重的問題開始。舉例來說,如果該缺陷並不對貓構成傷害而開始健康計劃,可能有點'矯枉過正'。或如果發現只有幾隻貓有遺傳病 -儘管是嚴重 - 疾病,那麼可能在少數的貓和他們的親屬中處理更佳,而不涉及整個品種每一隻貓的大型健康計劃。否則,配育員可能會在品種中更嚴重/或普遍的健康問題中分散了集中力。

如何設計健康計劃?

一些同時為瑞典犬隻協會以及農業大學工作的瑞典遺傳學家,為犬隻健康計劃致力幾十年。在這期間他們也研究了其他國家不同的健康計劃。最後他們研究出哪些元素讓健康計劃有良好的效果、和那些元素不能用甚至破壞結果。這裡有一些他們的研究和經驗:

  • 訊息。
    有時候,當人們急於為貓的健康利益而行動,他們很快想設立配育員該做的嚴格規則。經驗證明這不是最好的方法改善我們的貓的健康!相反地一個良好的健康計劃應該建基於訊息和教育。這肯定比只是立定規則所需的時間和精力會更多,但是這是得到成果得最佳方法。
  • 保障安全計畫可信性的身分證明。
    健康計劃中必須包括參與的貓隻的身分證明,即,該貓隻必須有晶片或紋身,並且需要由獸醫檢查和在測試表格上記錄。這很明顯地防止作弊。不幸的是作弊會發生雖然並不常見。 然而在整個健康計劃中無須出現很多作弊的配育員便可令配育員對健康計劃失去信心。我們如何知道誰作弊或誰沒有?我們可以相信這個結果嗎?或那個結果?最後沒有人對健康計劃有信心。為此,保障健康計劃的結果可靠,必須記錄貓的身份。
  • 公開記錄。
    健康計劃的記錄結果必須公開給所有人參考。這為一些配育員帶來問題,不幸地,這是非常重要。

    許多配育員的想法是如果他們通知"那些需要知道的人",即那些受影響的貓的近親的貓主。這聽來很合理,但事實上,更多更多的配育員將會受惠於正和負面的結果多於只有近親關係的貓的配育員。你可以知道的不僅只有父母、祖父母、和直系後裔擁有正或負的測試結果,但是你也可以知道叔伯舅舅、姑姑阿姨都沒有問題,如果侄子和侄女都很好、 如果祖父的姐姐是很好等等。不是一個相當遠的親屬的單一結果會造成很大的區別,但是許多這些鱗爪併湊在一起,將會讓你更全面理解有關你的貓的健康利益以及風險。

    追查所有遠近親屬的貓的健康資料非常費時。你也需要靠每一個貓主都會告訴你真相。大部分都可能會願意,但是否全部?如果是這樣的情況,你怎麼樣知道誰告訴你真相和誰不呢?有些配育員會因你提出問題而感到懊惱,可能立即嚇退你,而不讓你有機會再問。

    遺傳學家認為健康計劃的成功關鍵在於記錄的公開。

    配育員往往害怕公開記錄會增加有關他們和其他配育員的惡性閒話。這一般都不會發生。相反地,當鐵證如山,可以讓每一個人都看見,閒話將再沒有意思。

記錄好壞、正和負的結果

健康計劃必須包括好和壞的結果。通常在公開的測試結果中只有好的結果。人們可能認為這是他們需要知道,那些測試顯示不良的貓,便由貓主為他/她絕育,然後我們就不需要知道,反正我們不能做些甚麼。

但是這不是絕對正確。我們需要知道。

我們需要知道,以便評估有受影響的貓的親屬的健康風險。一隻貓的結果和情況是"好"是"壞"經常沒有絕對界定。也有邊緣結果,而也有擁有好的測試結果的貓擁有多個受影響的親屬,因此取決於該疾病的性質問題,他本身也可能帶有風險。 如果,舉例,我們在討論一種漸進性疾病,在出生的時候沒有任何徵狀,第一次出現病徵的時候可能是貓的年紀已經較大的時候。或可能是隱性疾病,貓本身沒有問題,但可以將疾病遺傳給後代。為了得到一隻貓所帶的風險更全面的情況,我們也需要知道親屬的不良結果。

我們需要知道不論好壞正負結果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需要數據能夠計算患病的貓的頻率。我們需要知道有問題的貓的頻率有兩個原因:

  • 為了知道我們的健康計劃能否達到預期的結果。

    這並非經常如願以償,即使我們認為應該如此。如果我們不能跟進頻率,我們可能花上許多許多在測試和選育上,而我們從中沒有任何得著!這些金錢肯定能花在其他方面!

    然而,如果我們可以跟進頻率,並且我們可以看見我們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這樣我們可以分析為何不成,調整健康計劃,在看在調整後得到改善。
  • 為了知道在不破壞基因庫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到達哪個程度的強擇。

    舉一個極端例子,如果在一個品種中有5%是受到疾病影響,而2%是邊沿個案,這樣你可以選擇不利用臨界的貓繁殖。另一方面,如果50%受影響,而20%是邊沿個案,這樣你必定要考慮繁殖臨界的貓!

    當然能夠肯定選育臨界的貓將會比選擇測試正常的貓提高繁殖出受影響的後代的風險,但是如果你強擇從而破壞基因庫,你實際上在冒更大的風險。有時候很難令配育員接受。選擇臨界的貓或其他高危的貓繁殖所冒的風險,後果很明顯,而破壞了基因庫的風險顯得散落。真的會破壞基因庫?會發生甚麼事情?會真的那麼糟糕嗎?然而,事實上基因庫的問題沒有那麼明顯,並不意味著風險不是真實。 有太多的例子顯示太野心勃勃的健康計劃能迅速地減低致力的疾病,但由於基因庫流失基因多樣化,而該品種得到其他 更嚴重 的問題!不成!

    因此過分強擇的風險實際上非常實在,並且必須嚴謹正視!我們不能在一代間的選育計劃中淘汰超過 30% 的貓來避免單一特定的遺傳病。而當然我們需要知道有多少百分比的貓受這疾病的影響!

    為了正確,或最少合理地正確有關受影響的貓的頻率,我們也需要看測試結果是由作出測試的獸醫直接提交。如果我們依賴配育員自己提交結果,我們通常會得到更多的好的結果多於壞的那些。分享好消息比壞消息更有趣!此外,當一位配育員得到意外的壞結果,他/她感到震驚和傷心,而他/她根本忘記提交一份結果給健康計劃記錄。

無論你 諮詢哪位獸醫的類似評估

許多健康測試需要獸醫某程度上的主觀評估。這意味著,一位獸醫比另一位獸醫對結果評估感到更困難。如果這個差異很重要,這將會對健康計劃構成問題。

一個可行性減低這些差異的做法是,如果同一位獸醫評估所有的測試結果。如果獸醫是周遊執行測試,他/她可能為健康計劃評估所有的測試?或如果是 X 線片,可以送往同一獸醫為健康計劃作出評估?

如果同一獸醫評估所有測試並不合理,我們反而要盡量作出準確的指引給所有參與的獸醫們。這樣,與所有的獸醫合作,差異將會減低。然而我們絕不可以期望這可以在一週或兩週解決問題!這時一項長期的工作。我們需要給一些時間並且不可以期望100%一樣的評估。

作出支持

最後,當執行一個健康計劃,一切將會更順利 - 也會更好 - 如果我們努力互相支持。一些不幸的同胞得到不好的測試結果,而跟其他人一樣為該品種的貓的健康作出貢獻,而不應受到指責!相反地,他/她應該得到你的支持。甚至如果有些配育員不支持你,你可以繼續支持其他配育員一同胞。也許隨著時間,你,和其他像你的,可以改變整個選配界的態度,令配育員更容易再次合作?我們需要出某地出發令這成為事實。最好的出發點,一如以往,從你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