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傳學 Picture

English Chinese Spain French Italian Dutch Norwegian Swedish Portuguese Taiwanese

[由 Agnes Lou 翻译, www.romaskogkatt.com]

在各品種中出現遺傳病!

對,這也是由于有效族群太小!除非是由于罔顧動物的解剖學功能而繁殖。選育出身軀過長的貓將會帶來背部的問題,選育出面部非常扁的貓,可能為牙齒帶來問題,選育出過分三角、方、圓等等的頭部,可以帶來下顎、眼睛、大腦、或其他毛病。貓首先就是一隻。他不是一塊粘土讓我們可以根據我們的審美理想而塑造。我們必須緊記,一隻貓不會有圓形、三角形、方形、或其他幾何圖形。也許我們需要選育將所有貓都擁有獅子狗的皮毛,這樣我們可以剪掉 那些對我們非此吸引的幾何圖形和古怪的角。這樣讓貓的解剖學得到安寧。不,甚至是如果標準注名,頭部應該是三角或方形,我們身為配育員必須抵抗走極端。這是貓的頭 - 不是一個幾何圖形。

除了極端選育,有效族群太小也會導致多個品種出現多種高發病率的遺傳病。許多配育員對于這件事似乎有點混亂。他們可能認為,如果我們品種中的貓,比如說10%感染了 PRA,意味著 PRA 隱性基因的基因頻率大約是32%,如果我們不做檢測并且不努力地減低這一個頻率,隨著時間流逝,這一個頻率會自動提高。這絕對是不正確。如果是這樣,稀釋顏色(藍、奶油等)的貓都會隨著時間增加,除非我們選育抵制稀釋基因。如果有效族群是足夠大,不選擇或淘汰 PRA,基因頻率將會停留在32%。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弱擇抵制 PRA,舉例讓帶有 PRA (純合)的貓生育不超過一胎,這樣基因頻率便會減低。弱擇的速度較慢,強擇的速度會較快。

但是如果有效族群太小會如何?基因頻率將會如何?這跟您拋錢幣10次的後果一樣。每一次您都有50%得到正面。如果您拋這一個錢幣1000次,您將會得出差不多50%正面和50%反面。但是現在您只拋1-次。如果您有機會得到70%正面和30%反面、或30%正面和70%反面,如此類推,并不稀奇。

在一個小的貓族群的類似情況,這意味著基于這一個隨機的後果,基因頻率約30%,在下一代可能增加至35%。或同樣地由于隨機後果,會跌至25%,如果在 PRA 的例子中,這是很不錯。但是,悲觀一點的假設頻率增加至35%。這樣對下一代的預期值是35%。但是也有機會最后是29%、34%、38%、42% 等等。有效族群越小,基因頻率的預期值有偏離機會會越大。這一個隨機得出的頻率,將會成為下一代的預期值。這種現象稱為逢機漂變 random drift。如果這一個逢機漂變的影響比選育選擇 - 天擇或人擇更大 -基因頻率的改變,非常有可能跟我們的期望背道而馳。儘管選擇。這樣我們的暹羅貓的眼睛顏色會越來越淡、或我們的挪威森林貓的山貓蔟毛會變小、或在我們的波斯貓中的 PKD 會更普遍。當然這可以是任何東西,但有趣!

如果我們深入研究,為什麼 PKD 在波斯貓中變得非常普遍,這很難是一些神秘的選育,特別挑選腎臟包囊。肯定是其他原因。

這當然是在很久以前有一隻貓出現基因突變,因此貓的腎臟出現包囊。讓我們假設是一隻雄貓在5歲的時候死于 PKD。或在7-8歲。不管怎樣,我們有一些抵制這基因的選擇。如果有效族群足夠大,頻率將會減少甚至跌至0%。和甚至如果壓抑基因不作出任何選育,這有很好的機會在幾代后這種基因會消失,由于頻率隨機地可以稍微較大或較小。并由于頻率在開始時是很小(一個大族群中的一個特變基因),這相當有可能地,頻率隨機偶然跌至0%,并消失。

因此,波斯貓的有效族群明顯地是不夠大。逢機漂變的結果,隨機而很不幸地增加了 PKD 基因的頻率。儘管有一定數量對基因選育,然而在更多的配育員意識到這一個問題的時候,頻率已經達到約25-30%,而引入強擇。

這一切告訴我們什麼?如果我們沒有足夠大的有效族群,令人不悅的基因的高頻率繼續爆發。如果我們很不幸,我們可能對試圖減少這些問題選育也有困難。

如果我們可以肯定在我們的品種中有足夠大的有效族群,遺傳病將不會在整個族群中成為一個普遍的問題。作為一個紅利,我們避免了近交衰退和不良的免疫系統。

選育太小的有效族群,并同時開始計劃壓抑在品種中的遺傳病,等同治療肺癌但繼續吸煙。或擦乾在浴缸邊溢出的水,但忘記關掉水龍頭,因此水繼續倒進浴缸中。

在品種中擴大基因池,是對避免治療的措施。在可以預防的前提下,只是對付疾病而不采取預防措施并不顯得高明。

當我們創造和接受一隻從另一個品種的梅花點短毛貓品種,一隻大型毛茸茸的半長毛品種中型大小的頭型等等的時候,我們必須緊記我們有需要一個合理大小的有效族群。除非愿意選育梅花點短毛貓的配育員數目與品種的數目同比例地增加,招募配育員,例如:豹貓 - 只是舉例 -將會損耗歐西貓/奧西貓 Ocicats 的、東方梅花點短毛的、埃及貓的等等品種在他們的選育計劃中,保持穩定和足夠大數量的動物的機會。這些品種能夠承擔嗎?新品種可以在這些其他品種中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嗎?或如果,他們的族群都變小,因此到最后我們破壞了所有的梅花點短毛品種嗎?這是在貓協會中的我們必須考慮的重要事情。這些威脅是事實,不是“紙上談兵”的理論,并且我們已經開始看見的一個效應,雖然沒有在狗的品種中出現的情況那麼壞。但是,現在我們有機會去避免墮入狗配育員的難題!我們可以從他們的錯誤中學習,并改變利用更健康的方式選育,或我們可以繼續以前的方法,而最后以難題終結。

因此,這是一些我們應該開始努力。不要忘記對抗特別疾病的具體計劃。這是關于貓和各品種的健康的真正基礎。

繼續...